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L车生活 >澎湖。孤高的老文青-老谢的店 >正文

澎湖。孤高的老文青-老谢的店

分类:L车生活 编辑: 时间:2020-07-22 点击:551次

在出发澎湖行前,同事提及当地有这幺间店,说道自他大学时期开始,每回去澎湖,必会到老谢的店挖宝。只是上一回去的时候,不知怎地,连吃了几天闭门羹,始终不见它营业。我也是爱挖宝的人,因此一面惦记着这间店,一面抱着可遇不可求的心里準备,一下飞机便来造访。循着地址前来,果不其然看见深锁的铁门,连一个招牌都没有。我半信半疑地询问对面计程车招呼站的司机大哥,大哥一听老谢的店,淡定地指着铁门说「没开门」,又补了句「我也不知道它甚幺时候会开。」好似这间店营业时间的阴晴不定已成常态。

接着一连三天,每次经过马公,都会绕去老谢的店探一探,每次都不得其门而入。结果在最后一晚,回程班机三个小时前,老谢的店竟然开门了。白色的铁门拉开,露出与建筑物风格完全不相称的店面,旧木门嵌在泥砌矮墙间,右墙上悬挂着「琦珍艺坊」四个字,左墙上橱窗里货品挂得玲郎满目,店内昏黄的光线从后方透出奇异的光芒,整间店看起来就像个蕴含店主生命的艺术品。

推开店门,店内空无一人,柜台后面也不见老谢蹤影。我像是盼到了芝麻开门的阿里巴巴,入山寻宝;也像是走进了老谢的内心世界,一窥他的小天地。店内的货品种类相当繁多且杂,十来坪空间,光是印章石就分散摆了好几处,翻找过程还真有挖宝的感觉。货品陈设方式非常随兴,或挂或吊或堆。与其说是「乱」,不如说它「很有人味」,这个小世界里很少直角与直线,而是充满了人性的不规则弧度。

我挖出了几张旧明信片、几个手作小物与一个南洋小包,此时店里依旧一片静谧。撇眼看见门上挂着一牌子:「有事请电」后面写一串号码,打了过去,另一头传来老谢的声音:「喂~~」,尾音拖地长长的。

「老谢你好,我想买些东西。」

「你逛一下,我快到了。」

也许老谢在附近吃饭吧,我继续闲晃着。五分钟后,柜檯后方发出窸窣声,一个人缓慢地飘了出来「你好~~」我吓了一跳,原来老谢藏在后台啊。老谢是个光头老帅哥,戴一副金属框眼镜,留一撮潇洒灰鬍鬚,浑身散发艺术家气息,眉宇间带着一丝不羁,神态貌似年长版的戴立忍。结帐时我忍不住好奇,问道:

「老谢,你的营业时间是不是不固定?」

「嗯~我最近比较忙,忙着写一些东西。」

「喔?写甚幺?」我眼睛一亮,眼前这位气质特殊的长者激起我的好奇。

他的答案一语道尽我的疑问,却也没有解答任何疑问:「是神祕的东西。」老谢上扬的嘴角让他的面容更加神秘。

老谢告诉我他的身分是艺术家与艺术评论者,近年来致力于研究「密码学」与「图腾学」。于是我们从青帮、规矩会聊到了猪圈密码与美金上的金字塔;从孔庙的欞星门讲到麦田圈与超心理学,这个潘朵拉之盒一经开启便彷彿停不下来。老谢足足讲了一个小时,在我面前上演了一部活生生的达文西密码。店内始终安静,彷彿所有沾染老谢气息的小物们也正屏息凝神地注意聆听着。我和老谢隔着柜檯,柜檯上方挂满了各种吊饰,高度适好垂吊在我眼前,老谢神采飞扬地说着,透过吊饰缝隙看着他的面容,隐约也看见了他眼里闪烁着的光芒。

「因为研究这些东西,我少掉了大半的朋友,与我不深交的人都觉得我有问题。」

老谢是孤独的,每个人都渴望被理解。当一个人钻进了难以解释的领域,会显得孤高而偏执,其实只是因为不被理解而已。我兴致勃勃地听着他说中华文化图腾如何广泛地影响全世界、相关单位如何不重视地丢弃澎湖悠久的古物,也顺手记了一些能够回家估狗很久的神祕关键字。

「只要您知道自己作的是对的事,那就好了。」

我只能这幺说,心里想着,玄学这回事,跟「探究」同等重要的,该是「传达」。这也许是老谢苦心钻研多年后最重要的课题。

「我该上飞机了,老谢,希望有机会拜读您的大作。」我们交换了FB。

「对了,这东西好酷,怎幺卖?」我指着指柜台旁一个木雕的禁菸标誌。

老谢摇摇手,神祕地说:「这是非卖品,这玩意儿要是卖出去的话,我会少掉大半的朋友。」

哎呀,再少掉大半还得了。我笑了笑,和老谢道别,走出店外。
老谢虽然越发特立独行、越发看心情开店,他的小店依旧延续了那树立在马公市几十年的特色,延续了丰富的人味与公道的价钱。那是一分可爱的、艺术家的、不世俗的诚信。

回台湾后,我告诉那位同事与老谢的邂逅,他听得津津有味,彷彿在与记忆中那位二十年前年轻些的艺术家老谢作比对。

「澎湖的当代人物誌里,老谢肯定占了一页。」他说。

我微笑点头表示赞同。
文章来源:旅行沙舟
个人签名档

张J,是理性的工程师,也是感性的作家。一次偶然的契机,开启了对旅行的热情,至今仍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流域,划着旅行沙舟,将所至之处写成故事。

相关文章:

申博太阳城_申博77sunbet|休闲娱乐为一体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大乐国际平台老虎机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星际线上登录